东莞律师谈法律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5-23 15:31:01

所谓量刑必须看后果是否属于法律性质,还是用来衡量一切社会规则的经济手段能够计算出一切思维外延

所谓量刑必须看后果是否属于法律性质,还是用来衡量一切社会规则的经济手段能够计算出一切思维外延?

废除死刑能否保证法律对性质恶劣、量刑标准较轻的社会犯罪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总是有解释的余地。出于什么目的,法律可以在一定方向上加以解释,使某一群体受益,然后加以实施,这就是立法之外的解释。

之前有几个回复,如下所示:

在这件事上,我个人的看法是:什么是不可逾越的,是可以讨论的。这就是法律判断中的社会行为取向问题。

不可克服的范畴,其性质本身就是一个障碍,不需要与后果作比较。它的标准并不是说具体的或具体的损失,包括人的生命价值,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补偿和计算。

因此,法律的本质必须具有意识形态的烙印,即如何计算无形价值?这种无形的价值必然导致其更重要的社会行为规范的强制性引导结果——这是更重要的法律决定的目的!

例如,叛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真的有死人吗?如何从人的生命价值来判断后果?它的价值判断标准是什么?未来的判断指向什么样的社会行为导向?

这正是如何解读其手中的角度、目的和权威的含义。

而现在很多判决,在法官眼里,只有经济上的憔悴和具体的物化损益计算,这才是真正的牺牲!

这与发怒无关。鉴于重新分类的性质。不能完全忽视后果,但有些后果只需要根据其性质(无形的社会意识形态价值和社会管理成本)来判断。主观恶意和社会影响的程度取决于社会导向的后果。但现在很多刑罚都是从所谓人性的角度,所谓个人人权的角度,却往往忘记了大多数人的权利,忘记了集体的利益。

判决书一朵接一朵地绽放成白色的荷花,他们看不见,但这些花是由大多数人的血包子和集体肉喂养的。

对它的解读更为重要,基于它的判断可以看到裁判者的思想意识和最终目的。

当未成年人保护法更加关注犯罪人而忽视被害人时,法律就成为纵容强者肆意欺负弱者的共犯;

当交通法无视谁对谁错,抛弃正义原则,从谁弱谁合理的角度来立法、解释法律时,法律就像一朵娇嫩的白莲;

当人的生命可以用在法庭上公开买卖时,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目的的法律法规就冷静客观,成为一个薄弱的社会救助机构,充当皮条客;

当法律赋予一个主观恶意,使一个巨大的社会危害行为人,以充满爱与宽容的轻判,给后来的模仿者以极大的鼓励

法律变成了什么?法律的尊严是什么?权威在哪里?作为社会秩序的有力维护组织,它如何成为底线行为准则的监管者和维护者?

法律不是道德,它是人类文明的一道防线。

法律不是救济组织。它需要惩恶扬善。

法律不是经纪人的老鸨,它应该以最公平的标准制定规则,引导有形的和无形的,并制定社会所有成员都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这样你就可以很清楚地了解,什么不能做,哪里有规矩,就不应该是灰色的,模糊的。

意识形态不是什么,它会体现在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是我们在一定社会群体中每一个言行的行为准则。

而一个国家的法律正是这个国家所有人行为规范的制定者和维护者。它不仅是意识形态具体实践转化的路径之一,也是最重要、最有力的保障。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甚至高于宣传。与宣传一样,它也受到统治社会意识形态理论的影响。

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法律界不合理和无序的根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立法和解释权如此重要,我们现在被什么样的有意识的人所控制,在这整个领域被这些人彻底洗脑和毒害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它确实在不知不觉中破坏了整个社会的根基。

那些被洗脑的人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被那些人解读的结果